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关键字 
欢迎光临当代城乡发展规划院官网
于沛:中国特点、中国风格、中国气派,鲜明的中国符号

  刚才诸位领导、专家、朋友的发言我都同意,重复的我就不多说了。下面我谈三点想法: 第一点,城市史是既很古老又很年轻的一门学科。所谓古老,因为不管中外的历史学,自古以来它的历史描述、历史叙述、历史的价值判断,包括它的考证、考实,都离不开城市,都和城市联系在一起。说它年轻,因为作为一门具有独立的、完备的科学形态的历史学的分支学科,更严密的是在二战以后才形成。在中国史学界特别是中国史学理论的研究中,有关城市史的研究,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也存在着一种不健康的倾向。这个不健康的倾向主要表现,就是国外学者对我们提出批评,一定要把对于中国、对于城市包括所有历史问题的研究纳入到西方的理论体系,用它的术语、它的概念、它的话语这样一种描述方式表现出来,表面上看是很滑稽的事情,实际上就像一些朋友说的是很悲哀的事情,反映了一部分中国学者对自己民族文化自信力的丧失。读了傅教授的《中国城市发展史》以后,我觉得耳目一新。我觉得这本书非常值得推荐给中国的史学界,非常值得推荐给中国的学术界,它确实从理论与现实的结合上,回答了当代中国史学发展中的一些重大理论问题。可能傅教授写这本书时没想这些,但它的客观效果是这样的。因为我们中国有非常悠久的历史学传统,我们有自己的城市史研究,有自己的成果,有我们的作品,有足以和世界任何一个国家城市史相媲美的我们自己的作品。所以,应该说这部作品令人耳目一新,是当代中国城市史研究所取得的成绩的一种集中的反映和体现。 第二点,我觉得这本书最大的特点就是我们经常讲的,中国的特点、中国的风格、中国的气派,印有非常鲜明的中国符号,表达当代中国历史学家、中国学者感情的这样一部作品,我觉得这是我感受最深的。我说的不健康的倾向是,不加分析地、盲目地学习西方的理论方法,把城市史纳入社会史研究的范畴,用西方的一些标准来思考我们的问题,实际上回答不了我们的问题。举例来讲,美国的城市史被西方史学界公认为是它的发祥地,是它的水平最高、最优秀、成绩最大的。美国城市史研究的内容有两个,一个是城市的郊区化,第二个是从城市化如何向大都区化的转变,就是以一个城市为中心,出现一个城市带。这些东西是美国经济社会发展中面临的,不是我们面临的问题,不是我们要谈的问题。随着美国城市向郊区化、大都区的转化,它提出了一些理论原则和方法,这些不适合我们,不是我们要用的东西,你非要用,就会出问题。这里一个最重大的区别是,我们的城市功能不单纯是经济生活,它有更重要的文化、人文内容,这是中国五千年文明、中国文化。美国这二百多年历史,它不可能有这些东西。所以它作为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大国,它经济、金融走在世界前列,他的功能主要体现在这些方面,而文化的功能很薄弱,这恰恰是我们城市发展非常重要的。在这方面,这本书体现得非常充分。而这个问题,恰恰是我们现在面临的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两岁到北京,至今在北京生活了 63年,小时候经常在护城河里钓鱼、游泳,到城墙上摘酸枣、捉迷藏,现在这个城墙已经没了。我在四合院长大,现在那些四合院早没了。所以,我就想北京发展成现代化大都市,是不是一定要以牺牲这些东西为代价。我觉得不一定是这样,就是不能把现代化的发展和文化传统的破坏划等号,在保护和发扬我们的文化传统,赋予它现代意义的同时,使我们的城市要走向现代化,这完全可以做到。而这方面,在历史上有很多值得借鉴的东西。这本书里提到了值得我们现在的城市建设、城市规划来认真思考的问题。所以这本书,它既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又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第三点,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我们党的代表大会提出,到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我们要基本实现现代化,要在本世纪之内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今天的中国已经让世界刮目相看,2007年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第一次超过美国,全世界都在探讨中国模式、中国道路,今后中国会发展得更快。在这个过程中,城市的建设、发展发展问题,事先应该有更多的考虑、更多的讨论,有更多的经验要总结。 总体来说,看到这本书,非常振奋,确实是出版社出了一本好书,傅崇兰教授和一批年轻博士写的一本好书。谢谢大家!(根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所所长于沛在“《中国城市发展史》首发式暨中国城市史与现代城市建设论坛”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