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关键字 
欢迎光临当代城乡发展规划院官网
李培林: 城市学现在社科院把它划为社会学

  首先我觉得对这部书没有充分的学科知识给予评价,因为它涉及理论方面知识太宽泛,比如城市学到现在我们国家教委也没给它定位到底属于哪一学科,是属于经济学、史学、社会学还是建筑学,所以它包括了史学、哲学、经济学、建筑学、社会学、美学、规划学等方方面面的一些知识,当然现在社科院把它划为社会学。 今天说两个意见,现在我们一般评价时,总是首先说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同时有很强的应用和现实意义。但我还是想从这两个方面说读这本书的一些真正体会。一个是说,从我们学科知识背景来讲还是把它划为社会史,社会史在三四十年代是社会学很强的一个分支,但后来社会学中断,很多社会学专家转到历史学去了。我现在想重建这个分支,但是很苦恼,年轻人没有太多人愿意去做,因为这要坐冷板凳,它不像其他社会学方面很热火、钱很多、课题很多。但没有这样的一个分支,理论上建设就有很大的欠缺。社会史的兴起在我们国家实际上是和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我国发生的史学革命有很大关系。传统的治史方法就是正史、经、史、子、集,而由梁启超先生当时发动的史学革命受到西方一些史学研究方法的重大影响,所以胡适当时写中国哲学史能起到振耳发聩的作用,实际上是在这个方面。社会史它是在正史之外,通过日常生活和过去我们认为边缘的一些资料来阐述整个历史的一个新的面貌,所以过去时域志、地理志都是放在志这方面来阐述的。这本书除了总论部分,下边这三篇在我来看都是专门的社会史,比如居住史、建筑史、广场史等,而且我觉得它们的线索非常清楚。社会史和一般历史很大的一个特点就是逻辑线索和历史线索的统一,它不仅仅能是把这些资料堆积起来,叙述历史的一个发展线索,而是背后有一个自己的假设,有很强的一个论点、一个逻辑在里边。所以,应该说这本书的产生延续了傅老师当年写的那本运河史,我觉得运河史也是写得很好的一本社会史,这本书实际上是延续了运河史在学术上的追求,通过这样几个方面社会史,使整个国内社会史的建设提高到一个新地步。 另一个方面就是说这本书的现实意义。傅老师过去是历史学的背景,他把历史知识和现实研究紧密结合起来,使这本书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这本书的优点已经提很多了,但我想这里边还有未完全解决的问题,就是论的方面,他本来有很强的现实指向,但蕴含在论文里边,没有特别明显地突显出来。当然一般的批评比较好批评,就是刚才大家说的,现在的建筑混乱,失去了我们固有的文化传统。但在现实中它也遇到很多的矛盾,比如说:大体上说中国的建筑是一幅山水画,像欧洲主要建筑基本上说是古典的油画,像美国它是因为过去很短的历史,就像我们说它是立体派、野兽派、抽象派。但欧洲,比如巴黎,它有300多年历史,这300年建立以后它基本没有动。你现在看巴黎的下水道,300年前它里边就可以开坦克,它有一个很远的考虑,所以300年以后到现在它基本没动,而且它是哪一年修复的它要记载上,它原来的建筑基本保持原貌。像汝信院长说的,如果在中国把鸟巢、水立方、北京电视台等都放在一块,也许会产生一种新的集合的美感。但我始终觉得就像山水画一样,那个时代达到顶峰以后,以后不可能再超越,现在任何人重新画山水画,不可能超越那个时代了,所以说如果我们继续沿着建筑古建筑这些东西,我觉得很难超越。而且现代生活是经济逻辑压倒一切逻辑,所以说你的居住面积、你的成本、你的舒适生活解决的追求,肯定要以牺牲其他价值为代价,在一个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但这种东西会造成一种威胁,就像现在我们看上世纪50年代赞扬公社化的文章一样,站在天安门城楼上一看,出现那么多大烟囱,就说我们的现代化到来了,那可能再过30年,许多人看我们现在的建筑,就像我们看大烟囱一样一个道理。但必须想出一个办法,在这几种逻辑中找到一种和谐的方式使大家信服,否则就会出现争议。比如最近南方周末写的南京的城市改造,总理几次批示,这么多专家呼吁,但最后还是被夷为平地。就是怎么从这些不同逻辑中找到可以结合的东西,能够使大家达成共识。所以,希望这本书在修订时,能把前面内容提炼出来,做一个很好的结论,这样可能会使这本书价值进一步提高。这本书还是可以慢慢修订的,厚度倒是不一定再厚了,但结论在修订时可以考虑。但总之,我觉得这本书还是在学术意义和现实意义上作了很好的工作,对我们下一步继续推进还是有界碑的意义。(根据李培林所长在“《中国城市发展史》首发式暨中国城市史与现代城市建设论坛”上的发言整理,未经本人审阅。)